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 > 舟山海洋文化 > 千島史話

追憶舟山專區建立初期那些事

http://www.ojryr.tw 中國海洋文化在線

  1949年,我在家鄉浙江省西北部的孝豐中學讀高中。 4月下旬,校長因解放軍渡江南下“失蹤”了,學校停課,輟學的我幫父親牧牛。5月,家鄉解放,剛建立的新政權需要干部,我經考試合格后被錄用,18歲的放牛娃成了國家干部。1953年初我從臨安地委統戰部文書任上調往舟山履新,至今已在舟山工作、生活了66年,回憶往事歷歷在目。

  一、浩浩蕩蕩進舟山

  1953年初,中央決定撤銷浙江省的臨安專區,把浙江省寧波的定海縣和江蘇省松江的嵊泗縣(劃歸浙江),設立舟山專區,轄定海、普陀、岱山、嵊泗4縣。原臨安專區的干部絕大部分調往舟山。

  3月1日早上,臨安專區大院內聚集了整裝待發的360多名機關干部,分乘幾十輛手搖燒炭桶、背著大氣囊的“老爺”車浩浩蕩蕩地開向舟山。

  記憶中的“老爺車”大多是燒炭的,用木炭產生的能源來發動機器。汽車每開一段路程,司機就得下車清理爐灰,往罐子里續水,用鐵棍捅火爐子,防止中途熄火。有時火不旺了或是缺水了,一氧化碳馬上短缺,發動機就動力不足,汽車就會時快時慢,一拱一拱的。一路上加水加炭,修修停停,早上從臨安出發,開到寧波已日落西山。顛簸一路,別說苦了司機同志,連坐著的乘車人也覺疲憊不堪。

  別看這批破舊汽車,當時還是以省委名義向各單位、運輸部門調借的。為運送這批干部,省委要求所有司機必須政治可靠、思想進步、技術過硬。因為這批干部是舟山地委的骨干,務必確保安全不出事故。為保車輛安全,夜宿寧波時,司機們都在車上過夜。

  次日上午,我們乘上寧波到舟山的專船,“旱鴨子”首次乘船出海異常興奮,輪船離開碼頭,大伙就忙不迭地擁到甲板上去觀賞“蔚藍色的大海”。當船駛出甬江口的招寶山時,隨著船體的晃動,人們頭昏腦脹起來——暈船了。

 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“海上漂流”,中午靠上定海衜頭,開始第二故鄉的生活。

  二、蝦峙調研的驚險

  1953年5月,地委辦公室秘書科徐科長帶隊,從各部委抽調6名干部去普陀蝦峙調研有關政策。這是地委成立后首次工作隊下漁村,也是這批“旱鴨子”剛來二個月后的第一次乘航船(交通船)出海。

  我們一行七人坐汽車到沈家門的濱港碼頭,見到去蝦峙島的航船上已坐有一男兩女,徐科長一見此船就心里翻動:這么小的船要坐11個人?!我小聲問船老大:“去蝦峙島是坐這條船嗎? ”老大微笑著說:“沒錯,你們上來了我就開船。 ”

  那天,天氣很好,風也不大,開始是搖櫓,我們沒有異樣感覺。約一刻鐘后,老大說:“請大家坐好了,我要拔篷(升帆)了。 ”篷帆扯起,船體立即側向一邊,我們都有些緊張。船上的當地人卻是哈哈大笑說:“你們是剛從大陸來的吧,是第一次乘船?沒事的。”說實話,我的心里也很緊張,但一看三個當地人若無其事,心想他們不害怕我有什么好擔心的?!

  船老大說:“剛才是‘吃’著了‘盤水’(漩渦),你們看,一歇就過去了,你們要性命,我也只有一條命,只要你們坐著不亂動,不要一個鐘頭保你們安全到達。”那個男的當地人為緩解我們的緊張,向我們介紹說:“這里有句老話頭‘窮桃花富六橫,討飯蝦峙夾中央’……”因我看過一些資料,當即發問:“蝦峙盛產各種魚類,應該比農耕的六橫富庶,為何成為討飯的? ”船老大接過話茬說:“正因為蝦峙島抲魚人多,收入來得快,被海盜盯上了,頻繁到舟山各島搶掠,而蝦峙島是重災區,當年就有徐家瑞等8名漁民率眾抗擊而英勇犧牲……”我們聽得津津有味,因為他們的話對我們了解鄉情有作用。

  聊天的時間過得快,不知不覺靠上了蝦峙碼頭。大家感到經歷了一次不平凡的海上旅行。

  第一次乘船的緊張氣氛過去了,而更大的驚險又接踵而至。

  工作隊到了當時的蝦峙鄉后,向鄉黨委書記通報了此次調研的目的,因該鄉東岸漁業隊的情況比較復雜,決定由一名鄉黨委委員陪同,當天就到該漁業隊。隊里有位獨身老漁民家有空置房屋可供我們住宿,我們在他家地上鋪上稻草打通鋪,物色了一名身體健壯的漁嫂為我們燒飯。小菜“就地取材”,天天是魚、蝦、蟹。漁貨雖新鮮,日子長了也倒胃口,燒飯大嫂就到十多里外的集市去買蔬菜來調劑。

  當天的晚餐比平時多了芹菜、黃芽菜兩碗蔬菜,這碗倒過蝦湯的黃芽菜碧綠青翠特別鮮嫩,久違了的芹菜,吃得一點不剩。

  當晚上開完老大座談會后,異常發生了:我們七個干部一個個開始拉肚子,到11點最多的拉了6次,到12點我第8次到廁所倒下了。面對此情,當地干部說這里政治情況很復雜,1951年8名匪首被判死刑并在南岙沙灘執行槍決,12月還有南岙村村長(實為潛伏匪隊長)逃往大陳島(未解放)……我們立即向地委、專署公安處作了匯報,漁業大隊放專船護送兩名嚴重脫水的干部去當時的縣人民醫院診療,三名公安偵查員坐專船趕到。

  經醫院對兩名患者進行診療后,結論是“食物中毒”。而公安人員的偵查結論增加了“人為所致”四個字。“人為”,是無意失手還是敵人投毒?重點對象當然是燒飯大嫂,但經偵查排除了她的作案嫌疑。

  經對當天買來的蔬菜一葉葉用嘴嚼、鹽用舌頭舔,進行檢驗。當拿起油杯嗅時覺得不對頭,再用舌頭舔時發覺竟然是桐油!

  公安人員立即趕到供銷社,經過審問了解到平時負責賣油的那名營業員當天因事回家,沒有向頂崗的營業員交代清楚,屬于無意所為,虛驚一場。半個月的蝦峙島調研結束后,工作隊撤回,我還在醫院里治療。

  三、嵊泗“社教”的“三同”

  1965年,地委在普陀“小四清”試點取得初步經驗后,著手在嵊泗縣全面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(簡稱“社教運動”)。我從當時的定海縣馬岙公社副書記任上被抽調去嵊泗縣青沙、金平公社,先后擔任組長、辦公室主任、政治指導員。

  “社教”運動的工作內容是教育群眾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、學習毛澤東思想、走社會主義共同富裕道路、鞏固和發展集體經濟、增加集體收入、提高人民生活。具體工作是處理、調整集體經濟政策,反對鋪張浪費,打擊貪污、盜竊、賭博歪風邪氣,大力宣傳表揚好人好事,形成人人爭先進、做好事、關心集體的氛圍。

  工作隊出發前,領導對我們“約法三章”:與群眾打成一片,必須堅持同吃同住同勞動。

  我住在金平公社黃泥坎大隊漁民王小生家,按規定付給搭伙費。居住條件已有“改善”,在他家堂屋里用主人準備制棺材的五塊“壽方板”并在兩根長凳上作臥鋪,還騰出一張八仙桌給我做寫字臺。

  我下海參加撈海蜇是在李永興船老大的生產單位。這是條中等(約10噸)的木帆船,全船5個漁民,來回即一個潮汎(漲落)約5個小時。撈海蜇時,船員在船的側舷扳起海蜇網,船舷就向網的一邊傾斜,當海蜇倒入船艙放下海蜇網時,船頃刻復平,如此反復似搖籃般晃動,加之漁場上“無風三尺浪,有風浪翻天”。對我來說,別說參加勞動,想站穩也很困難,起到第三網時,我的五臟六腑如被掏出來一樣,吐出來的黃水還偶見血絲。永興老大叫“伙將囝”拿來草席,讓我睡在他駛舵的旁邊,一面看他如何指揮生產,一面看“起倒”海蜇的全過程。

  這樣連續堅持了兩天,到第三天,永興老大對我說:“撈海蜇的全過程你都參加了,了解了,這與近洋張蝦米差不多,你體質弱,連續下去要拖垮,你要指導全公社的工作……”我知道這是誠意的謝絕。

  金平公社是嵊泗縣海蜇、蝦米等水產品外貿出口基地。 1966年5月迎來了“梅蜇”大豐收,原來的40只(每只能裝15噸)腌海蜇的木桶已飽滿了,如不及早采取措施,撈上來的“伏蜇”就會爛在灘頭,唯一的辦法是增添腌蜇桶,可是木材、資金一時難以籌集。我召集大隊干部開“諸葛亮會議”,討論可否就地取材用砌石造水泥池來代替木桶。由于水泥池腌制海蜇尚無先例,擔心海蜇會腐爛,后向縣科委和水產局咨詢后,經科學論證認為水泥本身有鈉的成分,一般不會起化學反應,關鍵是要選好建池地點,打牢基礎防止滲漏。據此,大隊黨支部決定建造14只容量為30噸的水泥池。

  建池工程最繁重的任務是搬運石料,由于漁區男勞力大多出洋生產,勞力緊張尤為突出,我們借助農業學大寨運動的東風,樹立了周阿玲、陳滿娥、莊銀娥、王小英等四名女黨員為建池標兵,在大隊廣播、黑板報上反復宣傳她們的事跡,立即掀起了一股你追我趕、熱火朝天的建池熱潮。

  這里婦女沒有挑擔習慣,只能用肩背石,我雖是男性,也無挑擔經歷,跟著大伙背石塊。第一天背下來,頸部掛了“彩”,手感黏乎乎,目睹血淋淋(其實只是皮膚擦破)。第二天漁嫂送給我一塊破舊帆布作“披肩”,既能防止皮膚劃破又能減少衣服磨損,真是一舉兩得。我白天以工作為主,參加背運石塊大都在晚上。頭幾天參加,肩負重石走在崎嶇不平的羊腸小道上,猶如老牛犁田滿嘴粗氣,回到住處身子像散了架似的。大約一星期后反倒覺得輕松起來,流了一身大汗后洗個冷水澡,感到很是愜意。

  新建成的14只水泥池成為黃泥坎大隊一道亮麗的風景,后來還召開現場會將這一成功經驗在全公社推廣。

  圖片均為資料照

[收藏] [推薦] [打印] [關閉]
唐水金 陳國倫 舟山日報
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pk10人工计划在线划准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欢乐生肖走势图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近500期 98彩票网电脑版登录 ios北京pk10计划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 享赚农场 福建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