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 > 漁鹽文化 > 漁業資訊

著名漁村樟州村的集體主義文化印記

http://www.ojryr.tw 中國海洋文化在線

  樟州,一個蓮花洋邊上的小村,一個全省著名的漁村。

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,這里的人住的是草屋,外面下大雨,家里落小雨;吃的是蘆稷餅番薯干,有了上頓沒下頓;干的是“吃包袱飯”當雇工,窮困潦倒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這里的干部群眾一心一意聽黨話,全心全意靠集體,勤勞苦干,省吃儉用,村隊經濟一年比一年強,漁民家境一日比一日好。他們擁有全縣第一家村級發電廠,是全縣最早打造機動“鐵殼船”的漁村,是全縣最早實行中小學免費讀書的漁村,是全縣最早安裝閉路電視的漁村。 1994年,樟州村人均收入6289元,成為舟山市漁村人均年收入最高的一個漁村。

  從全縣的一個最窮漁村,短短幾十年,就變成了一個集體經濟活力充足、漁民生活安居樂業的小康村。如今的樟州村,道路寬闊整潔,兩邊嶄新的樓房林立,生活設施齊全,這讓人十分敬佩。

  1 半個多世紀只換了三任村書記,真難得

  堅強而穩定的村領導班子,是樟州漁業村發展變化的一個重要因素。從1953年合作社開始到1994年漁業體制改革轉型,一直到現在,65年的漫長歲月,樟州村的黨支部書記只換了三任,前二任書記都是帶著大家干到年老退休為止,集體經濟時的漁村帶頭船老大也只換了3個。像樟州村這樣穩定的村領導班子,放在全國也是很少見的。樟州村的黨員干部任勞任怨,大公無私,社員群眾對他們是充分信任,大家擰著一股勁跟著集體走富裕之路。

  第一任村黨支部書記丁如興,從1954年村黨支部成立起,一直干到1983年班子新老交替,當了近三十年書記;第二任村書記邱安全,兼村長,從1983年一直干到2005年,也整整有二十多年;第三任村書記王沛國,市、區優秀共產黨員、市級勞動模范,普陀區“十大漁業發展領頭人”,2005年放棄每年七八十萬豐厚收入,選擇上岸擔任年收入不到十萬的村書記。

  第一任帶頭船老大劉阿安,1954年8月初級社成立后開始擔當;1961年建立樟州大隊,村書記丁如興兼任第二任帶頭船老大;1983年8月,副書記、副社長任央昌,擔任第三任帶頭船老大。

  樟州村的這些帶頭人都是聽黨話,有著堅強黨性,朝著奮斗目標,團結帶領全村漁民埋頭苦干的模范。丁如興,村第一代領導人,在最困難時期,他發動群眾,勤儉節約,積累資金,排除干擾,發展機帆船,擺脫貧困,是地(市)和縣級勞動模范。邱安全,多次被評為省、市、區優秀黨員,1995年被授予“全國勞模”稱號。任央昌,1989年分別被國務院和省政府授予“全國勞模”、“省級勞模”光榮稱號。在采訪中,這些與大海大浪搏斗了大半輩子的老模范,對自己當年的那段輝煌的經歷都非常低調,他們覺得當年帶著漁民們迎風駕浪,為國家多捕一條魚,犧牲個人利益,都是極為普通的事情。這里,僅從《普陀漁業志》和村里文化禮堂宣傳欄中擷取幾個細節。

  邱安全,1945年出生,樟州村第二任村書記。面對漁業商品經濟時代,上任后,就提出了“三年不分紅,修建冷凍廠”的建議,動員帶領村民投資300多萬元,建起了冷庫、機械廠、船廠等。他堅持“靠海吃海”原則,積極鼓勵支持漁民更新改造漁船,使得樟州村在1992年就率先實現了漁船鋼質化。 1994年全村固定資產達到3280萬元,年產量7021噸,人均收入6289元,率先成為全市全區小康村。

  任央昌,1946年出生,村帶頭船老大、黨支部副書記、合作社社長、漁業公司副經理。海上捕魚,常會遇到突發事件,任央昌這位帶隊船老大,多次在危難之際,奮不顧身,出手相救,贏得了漁民兄弟的一致好評。 1988年冬汛的一天,任央昌老大收聽到強風暴將要來臨的消息,就急忙起網返港,途中發現有一艘漁船正在發出點火燃燒求救信號,因風浪太大,別的漁船幾次前往搶救都無法救成。眼看事故船上火越燒越旺,險情越來越嚴重,任央昌不顧安危,向遇險漁船靠攏實施救助,最終將纜繩系上了這艘事故船,并把它拖回沈家門漁港。

  在村里走訪中,現已85歲的老漁民張志根對我們說,村里第一代領導人造瓦屋,讓我們從草屋住進了樓房,第二代領導人打鐵船,讓我們能夠駕著鋼質大型漁船遠洋捕撈,海上安全有了保障。他們個個都是英雄好漢。

  在村黨支部的堅強帶領下,樟州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 1962年,樟州村只有1艘35噸位的機帆漁船,1965年機帆漁船增至5對,木帆漁船12艘,漁業產量1411噸;1984年,機動漁船發展到20艘,平均每艘載重62噸位,全隊基本實現漁船大型化。 1993年,全村漁業生產資源進一步增加,有機動漁船37艘,500噸級冷庫1座,300噸冰庫1座,還有船舶、機械修造廠、繩網加工廠及油庫等配套設施,漁業產量達到3888噸,占全鎮三分之一,成為重點漁業村。漁業體制改革以后,樟州村漁業經濟繼續走在前列,2010年,有100噸位以上大型鋼質機動漁船117艘,漁業產量14348噸,占全鎮38%。

  2 堅持走集體化道路,真齊心

  在樟州漁業村走訪中,我們深深感到,樟州村村民都堅信集體的力量,堅持集體利益高于個人利益,尤其是那些經歷過饑寒交迫生活的老一代漁民,在當年的合作社、漁業大隊集體經濟建設過程中,聽黨話,全身心地投入到集體漁業生產之中。現年85歲的張志根老漁民說,1950年,他16歲,過去樟州漁民沒有生活保障,從小弄“洋生”,屎撒大海洋。他14歲就上船抲魚,家里很窮,有次夏汛出海,把長袖子衣服袖子剪剪短當夏裝穿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,搞互助組、合作社,以及后來的漁業大隊,集體化道路讓我們一步步過上了幸福生活。

  上世紀80年代開始,樟州村面對市場經濟大潮,堅持走集體經濟發展之路。 1983年創建經濟合作社,村里調整完善“三定兩獎賠”承包責任制,使經營體制更加穩定。 1989年創辦集體漁業公司,按照規模化經營,企業化管理的發展模式,集體經濟結構一直到1994年漁業體制轉制為止。30多年來,堅持生產資料集體所有、統一經營、統一核算的經營體制,集體經濟不斷壯大。 88歲的丁阿康老漁民說,當年阿拉樟州男男女女都是一心撲在集體生產上,樟州有這樣一句話:吃過初一飯,男人離開樟州山,女人挑上土箕擔。上世紀50年代初,為了村里造大船,家家戶戶都把自家的錫酒壺、蠟燭臺拿出來換錢給村里。冬至以后海上風暴多了,人家漁村都進船回攏,阿拉樟州還要到南下大陳、海門、洞頭,趁著我國臺灣暖流上來去抲帶魚,每年過年都在海上。過年抲帶魚回來后,順便買來一些造屋的木頭,上世紀70年代草屋翻新造瓦屋,都是靠冬汛南下抲帶魚這些收入。

  帶頭船老大任央昌告訴我們,樟州從干部到群眾,都是把黨的話記在心里,思想覺悟非常高,干部想到的事情與群眾所想的都是一致,大家都認為走集體化道路有奔頭。國家分配下來的抲魚計劃任務,都是拼著命完成,從互助組、合作社一直到1994年漁業體制轉制,從來不私分魚貨。雖然是抲魚人家,吃的都是小魚小蝦,村民家里有兒子結婚女兒出嫁,村委會就討論決定給這戶人家多分些錢來購買魚貨。以前,每逢冬季短暫修船時間,干部們在一起抓緊制訂明年生產計劃,補充修訂各種制度,然后由社員大會集體討論,確定下來的各項制度,每個人都必須遵守。幾十年來形成了一個傳統,就是“三修”工作,叫做“修船修網修思想”。村里鄉風淳樸,鄰里互助團結,村民遵紀守法,勤勞致富。樟州村先后被普陀區委、區政府評為文明村、社會主義新漁村;被舟山市委、市政府授予先進基層黨組織、漁業先進集體;被浙江省委、省政府授予小康示范村、文明單位等稱號。

  3 婦女頂起半爿天,真厲害

  樟州村老漁民口中常說這樣一句話:男人抲來打機帆船,老婆來養兒子囡。三十多年前,樟州村的婦女,為集體經濟的發展,個個都是吃過苦、流過汗、出過大力,是讓人豎起大拇指的女性。每當漁船攏洋,她們就在碼頭上搶著卸魚、理魚、加工、曬鲞。每當漁船出洋前,他們在海岸邊忙著洗網、烤網、血網、打繩索。她們都是能夠讓出海男人放心抲魚的好老婆,都是公公婆婆稱頌的好媳婦,兒女眼里的好母親。在這些婦女中,任杏蓮是其中杰出的代表。

  任杏蓮,1953年被任命為普陀月岙鄉第一漁業社副社長,以后幾十年間,一直負責全村漁業后勤保障工作。1957年被授予“浙江省漁業模范”,她被稱為樟州漁業生產的“后勤嫂”。在她帶領下,全村婦女齊心協力,頂起了樟州生產生活的半爿天。

  樟州村是一個漁業村,計劃經濟時代,村里抲上了魚貨全部由縣水產公司收購,口糧是實行“按人分等,依人定量”的供應辦法,按照下海漁民和后勤漁民不同標準發給“定額流動購糧證票”。下海漁民每人每月大概21公斤,家里女人只有幾公斤。發給的定糧標準不夠吃就要靠番薯、大麥等粗糧來補充。村里組織成立了婦女隊,起早摸黑,砍山劈地在極其貧乏的山地上種上了番薯、大麥,補充糧食不足,讓男女老少基本能吃飽肚皮。樟州村的女人個個都是好樣的,生活艱苦,她們不埋怨,不叫苦,白米飯讓給出海抲魚的男人吃,讓給正在長身體的兒女們吃,自己吃的是大麥糊、番薯干飯。白天忙著參加生產勞動,還時常挑燈夜戰,保證漁船按時出海,家家戶戶每年還養了一頭豬,過年時出售補貼家里過新年。

  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,舟山漁場海蜇資源非常豐富,海蜇成為各漁村重要生產收入來源。現已90多歲的任杏蓮告訴我們,曾經有幾年,村里張捕海蜇網具用的是稻草繩編織而成的漁具,俗稱“草繩網”。稻草價廉而海蜇物貴,當時漁村有“稻草繩縛黃金”的說法。任杏蓮說,為了買稻草,她走遍了舟山角角落落的岙里頭,早稻收割季節,每天天還沒亮就出門了,翻山越嶺,鞋底走塌了,就買雙草鞋穿穿,腳底走得起泡,還是忍著趕著走路。稻草裝來后,全村婦女們就用木榔頭在石墩、石板上用力敲打稻草,腳趾頭敲傷了,也不休息,一直敲到只剩下稻草芯子為止。后來用棉紗網,為了讓棉紗網發硬牢固點,不易被海水腐蝕發爛,每當漁船一水回港,村里婦女們就立即把網浸在木桶里蒸煮,然后曬在山崗上的毛竹架上,那時候樟州村的婦女們苦得真是不得了。

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每到立秋墨魚汛,一艘艘滿載墨魚的漁船靠岸,村里就忙開了,“男拖烏賊女剖鲞”。任杏蓮對我們講,為了能曬出上等“明府鲞”,女人們白天早已在朝陽的大沙灘、山坡平地上,搭起了一個個竹架,擱好了一爿爿竹簟。漁船一靠攏,就不分日夜,投入緊張的加工之中。她們在海邊用鲞刀非常熟練地剖墨魚,站在淹過膝蓋的海水中,雙手端著籮筐來回用力旋轉,讓海水把已剖腹取出內臟的墨魚蕩洗干凈,接著急忙把墨魚曬在竹簟上。過了幾天,肉質肥厚結實的墨魚鲞就收攏起來,及時上交給村里,她們從不私下拿到外面自己去賣個高價,全部交由水產公司來收購。這段特殊的經歷,那個年代樟州村的婦女們都記憶猶新,男人們也記得他們的女人的辛苦,老漁民丁阿康說,當年村里有一個漁嫂,有一年魚鲞加工費拿來了14元,換了50公斤大米,高興得要命。可以說,樟州村的每一步發展,都有著像任杏蓮這樣婦女的堅強身影與無私付出。

  如今的樟州漁業村,新時代新的經濟發展形勢,讓全村更增添了新的發展活力。在村委會辦公室,黨支部書記王沛國告訴我們,目前,樟州村正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發展戰略,繼續鞏固發展漁業生產,借助村莊優勢資源大力發展旅游業,村里已經制訂了村莊建設發展規劃,經過幾年奮斗,一個美麗的“海上蓮花漁村樟州”新面貌將出現在人們面前。

  在樟州村委會門口的黨建宣傳欄中,我們看到了這樣一段話:樟州在黨的正確領導下,全村人民團結一致、擊楫弄槳,櫛風沐雨、艱苦創業、共同致富,譜寫了奔小康道路上一頁不朽的篇章。這就是樟州村半個多世紀以來,黨員干部和廣大群眾所堅守的一個信念,它將指引著樟州漁業村不斷闊步邁向新目標。(圖片均為資料照)

[收藏] [推薦] [打印] [關閉]
翁源昌 CseaC.com-舟山日報
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奖金限红 定位胆6码高级倍投 pk10计划软件公式 如何买足球彩票稳赚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我乐时时彩计划网 财神爷打鱼机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全天重庆时时计免费计划 北京时时正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