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 > 漁鹽文化 > 漁業知識

海洋文化史上 的漁具故事

http://www.ojryr.tw 中國海洋文化在線

《漁具列傳》是一部深具魔性的書

  初看《漁具列傳》這本書的名字,先以為這是一本關于“釣魚的書”,后來以為是一部“歷史學術論文”,萬萬沒想到這是一部小說。

  作者盛文強,1984年出生于青島膠州灣一個海島上,童年、少年都在海島上度過,父親是當地典型的漁民。走出海島、走出父輩命運的盛文強,又選擇以寫作回歸海洋。近年來奔走于渤海、黃海、東海和南海之間,采集漁民口述史、海洋民間故事,整理中國古代海怪、古代漁具的圖像史資料,兼及海洋題材的跨文體寫作實踐,在這本《漁具列傳》之前,著有《半島手記》、《海怪簡史》。

  這部《漁具列傳》,是由“史實”和“虛構”合二為一的一部獨特的小說。作者從構思、動筆到出版,整整用了5年。

  出場方式適合“自我分裂”

  “那些年,我正在半島一帶考察并采集漁具實物影像,為拙著《漁具圖考》準備第一手資料。這天上午從海灘上采樣拍攝完畢,回到漁村休息。當我走進所借宿的漁家大院,本家女主人見我回來,便擱下針線,起身回屋去準備飯菜。此時忽見方桌上的針線盒下墊著一本線裝書,抽出來觀看,見封面已殘,露出的內頁皆為工楷小字,部分筆畫脫落,封底尚在,惜有紅色圓珠筆涂鴉的痕跡:一片旋風式的線條包裹下,兩條魚疊加的紋樣清晰可見,這是漁家子弟常見的涂鴉方式。書中還夾雜有漁具圖樣數幅,墨線圓滑婉轉,卻時有剝落,倉促之中難以辨認,于是向女主人索來,女主人漫不經心地答應了。歸來細看,吃驚非小。這分明是一部來自民間的微型漁具史,內中分門別類,有著完整的體系,而各篇文字卻荒誕離奇。其開篇的《廣漁具圖譜傳序》是這位作者‘枕魚齋主人’自報家門、直陳心跡之文。”

  盛文強在本書的“導讀”中,設下了“枕魚齋主人”這個人物,并且牽引出《廣漁具圖譜傳》一書,并稱“《漁具列傳》是由枕魚齋主人的《廣漁具圖譜傳》手稿拓展擴充而來”。

  初讀此書者,會以為真存在《廣漁具圖譜傳》這本書,也真存在這樣一個古人——“枕魚齋主人”,這個人沒有留下名姓,是清末膠東某海島上的落第秀才,科舉廢除后以販賣魚蝦為生。其實,這些都是盛文強作為小說實驗性文本設計虛構出來的。盛文強說,這種“出場方式”適合進行“自我分裂”,獲得一個多元的視角。“枕魚齋主人”身上有盛文強本人的影子,生長在漁村,以打魚為生,對漁具極為熟悉,但內心卻潛伏著某種特定的精神追求。

  “滬”“汕”都是漁具的名字

  在《漁具列傳》中,我們讀到的當然不僅僅是虛構,還能讀到很多被人遺忘的“知識”。這本被譽為“國內首部關于漁具及海洋文化的筆記體小說”,其中有著許多我們從未讀過的古老漁具的故事。《漁具列傳》分為舟楫、網罟、釣鉤、繩索、籠壺和耙刺六個部分講述。全書構思縝密,以“列傳”的形式記寫我國古老海洋文化歷史上的漁具故事。

  比如在我國沿海城市中,最為典型的漁具地名,當屬滬與汕。眾所周知,上海簡稱滬,亦稱滬上,但鮮為人知的是,滬是一種古老的漁具,其雛形甚至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。

  滬最早見之于地名,可追溯至東晉時的上海一帶。那時吳淞江直通大海,沿岸居民在海灘上置竹,以繩相編,根部插進泥灘中,浩蕩的竹墻向吳淞江兩岸張開兩翼,迎接著隨潮而至的魚蝦蟹。而那呈喇叭形的河口又喚作“瀆”,故吳淞江一帶被稱作“滬瀆”。陸龜蒙《漁具詩序》說得更為直接:“列竹于海澨曰滬,吳之滬瀆是也”。

  與滬類似,汕頭這一地名也源自漁具。汕也是一種古老的漁具,《詩經·小雅·南有嘉魚》:“南有嘉魚,烝然汕汕。”汕,即帶有提線的抄網,用來捕捉小魚小蝦,是一種比較原始的囊袋狀有把式的小型網具,主要用于內陸淡水,作業規模相對較小。藝學軒影宋本《爾雅音圖》中有“罺謂之汕”的考證。汕與罾之類的提線式網具相似,但比罾稍小,靈活性似更佳。潮州一帶俗稱汕為柵薄,專指在江海出海口的岸邊水域里設置的捕魚設備。相對于柵薄這種民間俗稱,汕已經是極為古老的名稱了。

  盛文強說,《漁具列傳》中,既有學術的考察,也有他虛構的傳奇故事,他希望這樣一個文本的組合,不是簡單的疊加,而是乘積,甚至平方和立方,讓讀者在虛虛實實中,得到復合的體驗,從而進入“渾茫之境”。

  關于海洋文化延續的記錄

  盛文強將史書的筆法與虛構的人物故事相結合,寫出了古老漁具的美感及其所承載的歷史人文內涵,從體裁到內容都是一種文學創新。

  在盛文強眼中,漁具是古老東夷部落精神的孑遺,他對漁具歷史的鉤沉可以上溯到洪荒時代的海洋秘史,將漁具符號作為主體與客體共同的投影,竿、鉤、繩的微妙變形都在無意中透露出現世之謎,隱含著質樸的美學特征,接通了原始的混沌精神,堪稱對海洋漁業秩序的終極狂想。

  借由《漁具列傳》,盛文強想為古老漁具作傳,在真實與虛構之間,古東夷部落的漁具、漁獵譜系及其相關的傳說,古今海島生活圖景,種種驚心動魄、荒誕不經,被他一支奇崛之筆和汪洋恣肆的文字表現的雄渾而曠達。

  當然,盛文強通過《漁具列傳》,最想探求的是中國古典漁具細微幽隱的精神背景,并由此使古東夷部落的原始漁獵精神,在紛繁的漁具譜系中得以集束式釋放,于是,《漁具列傳》這個文本在多重闡釋之下,顯得更加葳蕤繁茂。

[收藏] [推薦] [打印] [關閉]
李福瑩 海口晚報
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好运来快三计划免费版 七星彩两定包码方法 皇家国际这个平台是假的吗 北京pk10app破解版 pk10彩票是不是骗局 澳门赌龙虎技巧 球探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旧版 网上卖赌博作弊器是真的吗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技巧 我想看一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