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 > 海洋文藝 > 名家掃描

徐岱:來生還做人文學者

http://www.ojryr.tw 中國海洋文化在線

  相關鏈接:
  江南自古人文盛,坐落在“東南形盛,三吳都會,錢塘自古繁華地”的百年學府浙江大學是江南學府重鎮,1998年底,浙大把老浙大、杭大、浙醫大、浙農大四校合并,一時規模為江南之冠。新浙大雄心勃勃打造江南第一學府,而江南是文章之鄉,現代文學史的大半壁江山是以魯迅為首的浙江籍的作家支撐著,執掌浙大人文學院的該是何等人物,新浙大成立,時任浙大校長的潘云鶴院士,請曾任原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常務副院長的徐岱教授出面,邀請有“香江第一才子”之譽的金庸先生出山坐鎮,擔任新浙大的第一任人文學院院長。一時引得全國的考生摩拳擦掌,把目光紛紛投向浙大。

  金大俠已八十高齡飛來飛去,一干就是8年,與金大俠搭檔的就是舟山中學出去的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副院長徐岱。金大俠卸任后,浙江大學成立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,由徐岱出任院長。兩年后,浙大又作機構調整,全校共設七個學部。人文學部由人文學院、外國語言文化與國際交流學院、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組成,涵蓋中國語言文學、外國語言文學、歷史學、哲學、藝術學等五大學科門類。2010年7月,人文學部在經過一段磨合期后重新布局。一直期待著卸下所有行政職務作個純粹的人文學者的徐岱,在學校領導的一再堅持下,出任人文學部主任。

  母校舟山中學有這樣一位校友,真是榮幸,而且我還知道徐岱的幾個第一,他是文革第一批大學生,是當年舟山地區的文科狀元,他是浙大藏書讀書最多的老師之一,他的個人著作,能否排第一不知道,但是列一下他出版個人學術專著,也足夠嚇人,從1990年到2010年,20年出版了《藝術文化論》《俠士道:金庸小說與中國精神》等13本著作,差不多一年多一本,而且不是泛泛之作,有8部獲得省級以上獎勵,其他小的獎勵更不計其數。

  1.歸去來兮
  ——難舍舟山情緣

  徐岱父母是南下干部,從小住在定海東管廟內1號的老宅門院子里,徐岱是家里的獨子,因為是獨子,沒有兄弟姐妹,所以從小養成了熱愛看書的好習慣。徐岱對舟山是有感情的,他說舟山是海島,小時候,他喜歡到定海的碼頭邊去看海。難怪有網友評論徐岱的演講有種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的激情。是啊,大海,孕育著無限的生機,其時而波濤洶涌,時而風平浪靜,給人啟迪。從曹操“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”,發出了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”的“烈士”胸襟。毛澤東面對北戴河的浪花,發出了“往事越千年,魏武揮鞭,東臨碣石有遺篇。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”的感慨。那么大海給徐岱的是啟發,是美,是開闊的思維。或許正是這份海洋文化的熏陶,讓徐岱在讀本科三年級時,就在具有重要學術影響的國家級學術刊物上發表了3篇學術論文(這個紀錄在中國的大學,迄今似乎仍未被超越),還有一些詩歌和小說;也是因為對家鄉舟山的熱愛,他在大學畢業后,到《舟山日報》當過一年半記者,后來覺得自己最熱愛和擅長的還是人文領域的研究,所以毅然考回當時的杭州大學讀研究生,以后就一直留在杭州教書,但是他一有機會回到舟山,總是覺得很親切。由于常常在課堂上情不自禁地談論大海,幾乎所有徐岱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都知道,他們的導師內心深處,有著深深的、以滔滔東海波濤為背景的大海情結。

  2.舟山中學
  ——走上人文研究的引路人

  說到舟山中學,徐岱對母校滿含深情,他是1974年進舟山中學的,當時高中2年,1976年畢業,舟山中學當時的老師水平真高,他讀大學的時候,對一半的老師有點看不起,因為覺得他們的水平還不如舟山中學的老師。徐岱在舟山中學讀書的時候,是語文課代表,他對語文老師特別有感情,老師當時已經快70歲,教他們最后一屆高中生,老先生是當時舟山高中語文組長,上課不花里胡哨,樸實無華。當時是文化大革命,大家都不愛學習,徐岱是少數幾個認真聽課的學生之一。有一次他到老師家里去,老師一個人坐在書房看書,書是黑格爾的《小邏輯》,當時徐岱覺得好奇,邏輯還有大小之分,老師神情嚴肅地對徐岱說,徐岱,這本書你要看。于是,徐岱走上了人文研究領域,偏重哲學方面,就是受這位恩師影響。對第一個啟蒙老師的感激,使徐岱在他出版的第一部學術著作《藝術文化論》的“后記”中特意提到這位老師,老師如果地下有知,應該感到欣慰。

  3.選擇中文
  ——人生的關鍵

  路遙在《人生》中引用了作家柳青的一段話: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,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,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。

  我想對于徐岱的人生來說,讀舟山中學無疑是人生關鍵的一步,那么還有重要的一步是他自己選擇的。 1977年,徐岱成為文化大革命后恢復高考首批進入大學的幸運兒。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當年很流行,但他卻是“跟著興趣走”的。大多數人都選數理化。但年輕的徐岱目標很明確,第一志愿就是中文系。“上大學選專業一定要跟著興趣走。今天讓我再選,我還是這么選擇。”成績在當地名列前茅的徐岱順利地拿到了錄取通知書,他感覺自己獲得了一個最好的機會。畢竟能邁進大學校門的人很少。

  在徐岱心目中,大學是一個神圣的精神殿堂。他說,人難以選擇自然的故鄉,但人可以選擇心靈的故鄉。好的大學就是要能激發一個人的精神追求。杭州大學最好的兩個系,一個中文,一個數學,當時的中文系還是有一些有學問的老先生。徐岱如饑似渴地學習著。

  4.與書結緣
  ——讀書最多的學者之一

  徐岱最大的愛好是讀書了,一直與書打交道,買書、讀書、背書、教書、寫書、出書。中學時代影響最深的書是法國人丹納的《藝術哲學》,使他邁入了后來被命名為“詩性世界”的天地。大學時代最受感動的書或許是丹麥人勃蘭兌斯的五大卷《19世紀文學主潮》,它使徐岱對“人文領域”著了迷。最往后就進入了努力想“博覽群書”的階段,發現了許多好書但不再有當年那種“廢寢忘食”的入魔狀態,也不再能挑選出一本能夠壓倒其他的最具影響的作品

[收藏] [推薦] [打印] [關閉]
方交良
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联众达人二人麻将手机 上海天天彩 华体网即时赔率体网即时赔率 体彩6+1 x新浪体育 北单 即时nba比分数据 广东好彩1 手机上怎么打麻将赌钱 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