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 > 航海文化 > 航海史話

1701年,英國皇家學會會員在舟山的調查

http://www.ojryr.tw 中國海洋文化在線

  十八世紀初,英國皇家學會會員詹姆斯·坎寧安(James Cunningham)被歐洲學者認為是“最早來中國制作了豐富植物標本并帶回的歐洲人”,也有學者認為,他是最早將中國茶葉種植技術介紹到歐洲的植物學家。

  坎寧安在舟山進行了大量調查研究,并寫了兩封長信給英國皇家學會秘書斯隆,他的標本及信件,對歐洲認識中國起到了極大推動作用,影響深遠。

  但三百多年來,坎寧安信件的中譯文,卻始終沒發現。

  筆者通過大英圖書館等研究機構的網絡搜索途徑,查閱到了它們,并發現直至十九世紀末它們依舊是研究熱點。

  現根據信中記述,來了解一下1701年的舟山。

  ■1701年10月11日抵達舟山

  坎寧安踏上舟山土地時,離他成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大約一年時間,這是他第三次亞洲之旅,前兩次分別是1696年之前在東印度群島、1697~1699年在廈門。

  正是在廈門制作了大量植物標本,帶回英國后引起了轟動,當時的英國皇家學會秘書斯隆,提名他成為會員。牛頓曾擔任該學會會長,斯隆在1727年牛頓去世那年,擔任了皇家學會會長。

  第三次亞洲行,坎寧安是直奔舟山來的。

  坎寧安在信中寫道:“我上封信是從婆羅洲發出的,那封信里我談到了我們是在7月17日抵達那里的,我們僅在那里呆了兩天……于8月13日抵達中國沿海,在此之前,一路順風,天氣也好……9月8日,我們繼續上路,日夜兼程迎風前進……10月1日,我們抵達了北緯30度的位置,于是來到一處陸地靠岸,一直到我們找到了去舟山的路。從那時開始,我們有了領航員,他帶著我們于10月11日安全抵達舟山。 ”

  在舟山寫的兩封信,也有研究資料稱是寫給“出版商”,并未點明是寫給斯隆的,但更多資料顯示,坎寧安是與斯隆在通信。

  有意思的是,這趟舟山之行,甚至有些“一程疾襲”“迫不及待”的意味,因為“從好望角出發以后(直到8月底)就沒有補充過水源”。

  ■乘坐哪艘船成謎

  筆者查閱的這幾份資料,包括了十八世紀英國皇家學會會刊在內的刊物影印件,上面都載有坎寧安的這兩封信。坎寧安的第一封信落款,注明“舟山,1701年11月22日”字樣。但從所搜集的十八、十九世紀一些研究坎寧安的刊物中,卻發現國外學者對他在舟山的兩封信究竟寫于1700年還是1701年有疑問,對他乘坐哪艘船來舟山,也有不同說法。

  在幾份研究資料中,有學者用“1701(1700)”的字樣,保留他們的看法。

  坎寧安在信中并未寫明自己乘的是哪艘船,但有研究者認為,他于1699年從廈門回國后,在六個月內,再次加入一艘開往中國的船只,應該是1700年出發并抵達的。這次是作為東印度公司船舶伊頓號(Eaton)的隨船外科醫生,駛往舟山島。

  筆者查閱《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》(英國船只對華貿易表1635~1753年),發現1700年在舟山貿易的只有兩艘船,一艘是未標明具體情況的“單層船”,另一艘則是記錄了投資等情況的伊頓號。

  伊頓號載重量為310噸,系該公司對華貿易中較為大型的船只之一,它到達舟山的時間,跟坎寧安信中的月、日相同:10月11日。

  1701年,在舟山貿易的有特林鮑爾號(250噸)、薩拉號(275噸)。

  據資料顯示,當時英國對華貿易,正陷于新、舊東印度公司之爭,而后又合并成一個東印度公司。這種背景下,造成檔案出現混亂甚至遺失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。

  ■坎寧安筆下的定海城

  坎寧安抵達舟山后,了解了英國和中國的貿易情況,也對舟山進行了細致的觀察。“中國人同意我們在這個島上擁有結算和貿易自由,但不包括寧波,從舟山坐船往西6~8小時就能到寧波,沿路都是島嶼。我們所處的這個島是最大的,東西向長度達8~9里格(1里格約等于3英里——譯者注),南北向寬度4~5里格,離位于大陸的利亞坡角(葡萄牙人命名,中國人稱齊圖)約3里格。 ”

  當時,浙海關已經從寧波移到定海,而英國則迫切想在舟山建立他們的貿易基地,因為從貿易成本上來看,茶葉、絲綢、瓷器的運送,舟山要比廈門、廣州更便宜。“該島西面是一個港口,非常安全與方便,船只都停靠在廠區(商館或貿易站)附近,廠區建在岸邊一處低平的峽谷地帶,為了便于貿易,還建了近200座房子。那里住的都是男人,他們的妻子不被允許住在這里。 ”“他們住的這個鎮上,離海岸四分之三英里處,圍起了一堵精美的石墻,周長約3英里,矗立著22座方形堡壘,間距不規則。石墻上有4面大門,上面放置著幾把很少用或從未用過的舊鐵槍。房子造得很簡陋。島上住著統治者和三四千貧困的居民,其中大部分是士兵和漁民。因為在此地做貿易是剛剛獲準的,因此還沒有太多商人。 ”

  從以上記錄來看,定海城對外貿易規模并不大。不過坎寧安對于貿易似乎并無多大興趣,他的著墨點,在于舟山的風土人情,尤其是植物。

  ■物產情況

  坎寧安寫的兩封信中,提到了舟山的物產情況:“該島盛產各類物資:諸如奶牛、水牛、山羊、鹿、野豬和家豬、鵝、鴨子以及母雞;水稻、小麥、豆類、油菜、蘿卜、土豆、胡蘿卜、甜菜和菠菜;但至于商品,除了來自寧波、杭州、南京和(其他)內陸城市的商品之外,什么都沒有。等我學會了一點中文之后,我希望去看看其中的一些城市。山頂上長著大量茶樹,但是和那些長在多山島嶼上的茶葉沒法比。 ”

  在此后近兩年(也有說3年)的居住時間中,坎寧安有充足的時間來觀察在歐洲正成為時尚飲品的茶的情況。據筆者掌握的資料,坎寧安當時曾將一份從舟山獲得的茶葉標本,寄給了英國皇家學會的秘書斯隆,但此茶是否舟山本地所產,卻并未注明。

  坎寧安在信中寫下了詳細的茶葉種植情況,有歐洲學者稱他為最早向歐洲介紹茶葉種植的植物學家。

  ■聽說康熙怕打雷而不來普陀山

  坎寧安在第一封信中提到馬提尼(Martini,中文名為衛匡國)曾說康熙帝計劃在“明年5月”到普陀山的“一座以神圣聞名的古老寶塔進行朝拜,并已派遣一名僧侶去那里做準備工作”,但第二封信中又說康熙帝的計劃受到了大臣們的反對,原因是他們認為普陀山恐怖的雷聲非常危險。

  查國內相關資料,康熙帝這段時間正好在杭州視察,但并無他到過普陀山的記錄,然而康熙對普陀山有著相當深的感情一事,卻見諸各類文章。不知坎寧安信中描述的,是實有其事,還是道聽途說。

  從信中描述來判斷,坎寧安應該去過普陀山,他在信中寫道:“普陀山是一個小島,以朝拜圣地而聞名已達1100年之久。那里僅有僧侶居住,人數達3000人。各個宗派均稱之為和尚,或未婚僧侶,他們過著畢達哥拉斯式的生活;他們在那里建了400座寶殿,其中兩座極為雄偉壯麗,屋頂新近蓋上了黃色和綠色的瓦片,這些瓦片是從皇帝在南京的宮殿里運來的。里面莊嚴的佛像雕刻精致并鍍上了金,主佛是觀音菩薩。這兩座雄偉的寶殿分別由兩位方丈管理。他們在這個小島上修了幾條路,有些路鋪上了石板,并被路兩旁的樹蔭所遮蓋。他們倆的住所是我在這一帶見過的最好的,所有這一切均由慈善捐助所維系。從寧波和此地前往日本的帆船去了又回來,他們為了宣揚佛法而奉獻自己。 ”

  ■舟山到處都是鹿?

  根據坎寧安的描述,離他當時的位置5里格的地方是金塘。他聽說,很多滿清官員在退休后都到金塘過著安靜的生活。“據說這座島上還有銀礦,但禁止開采,周邊其他島嶼要么很荒涼,要么稀疏地住著幾個漁民,但是所有的島上都有大量的鹿。 ”

  但筆者查閱歷史資料,發現舟山并沒有大規模野生鹿存在的情況,倒是獐十分多。獐屬于鹿科,看起來像是一種小型的鹿。因此筆者懷疑坎寧安當時在金塘及附近見到的可能不是鹿,而是獐。

  除了植物標本,動物標本他也制作了不少,其中包括蛇、貝殼、蝴蝶和甲蟲等標本,不少動物在被制成標本前,他都在信中介紹過。

  ■看到了一只滑泥船

  坎寧安在信中介紹了舟山的漁鹽業等方面情況,他還饒有興趣地專門介紹了一只滑泥船,“由于某些地方有大面積的泥淺灘,為了便于行動,舟山人發明了約有3~4英寸長的滑泥船:四周略微高起,一條膝蓋跪在上面,另外一條腿在泥灘上滑,這樣就可以把框架往前推,人也就跟著往前了”。

  至于制鹽,根據坎寧安的描述,由于當時舟山所有的海岸都是泥地,在夏季,人們會刮去長期被鹽水浸漬的表層泥土,把它們堆起來以備用;有需要的時候,就把泥土放在太陽下曬,并把它們搓小;然后挖一個坑,用稻草蓋住坑的底部,并用一根通節竹管埋入有坑的那一面,另一端接入一個廣口容器中,廣口容器的位置在坑的下方;把上面提到的泥土填入坑中,往上面淋上鹽水,直到水深達2~3英寸為止,鹽水就通過竹管流入廣口容器中,之后就被煮成鹽。

  ■坎寧安可能沒回到英國

  這兩封信,曾被歐洲學者長期研究,直至十九世紀末,還能查到全文轉載,著名的俄羅斯漢學家埃米爾·布雷特施奈德1866~1883年出任俄羅斯公使館駐中國醫生,他于1881年在上海出版《早期歐洲人對中國花卉的研究》專輯,也收錄了坎寧安的這兩封信。

  但令人遺憾的是,從國外學者研究情況來看,坎寧安完成舟山之旅后,似乎并未返國。

  關于他的身世,披露得不多。一些英文資料顯示,他是蘇格蘭人,1686年在萊頓學醫,在那里他被記錄為21歲,因此歐洲的研究者據此判斷,他的出生年份應該為1665年。

  坎寧安的舟山之旅期間,英國新的貿易勢力想趁此在舟山建立一個商館,但最后交易失敗,遂于1702年將貿易工作轉向越南,坎寧安也隨船前往。

  1705年越南的商館發生了由爭端引發的血案,坎寧安被關押兩年后,于1707年被派往其他地方。

  他最后的信,寫于1709年1月,分別是寫給斯隆和曾給予他幫助的Petiver,信中告知兩人,他將于秋天返回英國。

  但他乘坐的船只,在離開孟加拉之后便失蹤,從此,坎寧安的活動再也沒出現于相關記載中。(本版圖片均由作者提供)

[收藏] [推薦] [打印] [關閉]
邱妤玥;俞瑾 舟山日報
山东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内容管理系统 开源 聚宝盆pk10计划软件 时时彩网站制作 真人ag娱乐在哪下载 体育投注系统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视频 11选五计划网站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环球星娱乐 重庆时彩开奖号码查询